明暗君书

        如花年纪,不想要烦恼,也不想要忧愁,但是谈何容易。
         其实这算失败吗?我是个皮诺曹,小时候的信誓旦旦全变成谎言,变成未实现,变成泡沫和烟雾。
        我恨,恨自己,恨自己无所谓的态度和处事原则。我不愿去抢,但是这样就活不下来,这世界就没有我的容身之处。于是无烦恼地醒来,满带忧愁地睡去。
         爱做的事成为压力,孤独成了常态,生活成为压力,每天估计自己价值,来算算吃多少饭,我把自己摆卖在市场上,无人经过市场,而我一直在审视自己。

向往光明,感谢陪伴我一年的朋友

人生漫长,孤独潜行。
没有朋友,问题在于自己

遇到曙光,生活无尽头,我心……